栏目:
------------------不定时更新制------------------
标签

老婆的淫乱晚会

2019-04-03
昨天一早,我被我的太太声音吵醒,老婆正准备去上班,我睡眼惺忪的听到她说“别忘了,老公,我今晚下班后要和小惠出去,你妈妈会去学校接孩子。”
 
我稍微清醒了些,问道:“你们要去哪里?”
 
她回过头来大声说:“不一定,也许我们要去看电影或做什幺吧。”
 
我挣扎着起床,还好今天是星期五,我洗了个澡,穿上衣服,帮小孩准备早点,送小孩出门去上学后,我得去上班了,一杯咖啡是上班的第一件事,接着我打开我的信箱,除了一堆的广告信外,我还收到一张结婚请帖,我的一个老朋友--阿牛,他将在下个礼拜六结婚,他将在今天举拜一个单身汉的派对。
 
我已经好久没有看到阿牛了,所以我今天非得去一趟这个派对才行,而我的老婆老婆今晚又和小惠出去了,所以我得找个人看小孩才行,我打了个电话给我妈,她答应今晚帮我照顾小孩,当一切搞定后,我开始猜想今晚将会去一个什幺样的聚会。阿牛是一个又帅又放浪的单身汉,我希望今天晚上也会是一个和他一样的派对。
 
时间过得很慢,六点一到,我立刻打卡下班,阿牛的派对将在七点开始,路上的交通状况很糟,还好派对的地点并不是很远,最后,我到了派对的地点,那是一幢很大的房子,所以我怀疑这些日子过去之后,阿牛会不会破产。帮我开门的是个男人,他向我自我介绍他叫阿?,他是阿牛的老板,他带我去装潢像个娱乐间一样的大厅。角落里还有个木头建筑的酒吧,还有一台大萤幕的电视,墙的周围则是许多柔软的沙发,音响里正播放着热闹的摇滚乐,而电视上正放着一部色情片。我向在场的十个人互相介绍彼此,然后很快的忘了他们的名字,我也不忘祝贺阿牛也和大伙打屁。
 
我问阿牛,为什幺这幺晚才计画结婚,他肤衍我一个答案,那答案就像是两个醉汉喝了一个小时的酒后,所说的醉话。在八点的时候,一个叫小杰的人走了,他说他要去附近的上空酒吧带两个脱衣舞娘回来,我有一个感觉,她们可能不止是跳脱衣舞而已。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,我与其它人更熟稔了,我们看A片看得相当开心,没有人离开,因为我认为每个人都希望能马上开始现场的春宫秀,小杰在半个小时前就走了,我开始希望脱衣舞能马上开始,啤酒快撑爆了我的膀胱,所以我暂时离席,穿过大厅走向厕所。
 
当我解决我的问题后,我听到走廊上有女人格格笑的声音,脱衣舞娘来了,所以我马上离开厕所,要回到大厅,我有一个奇怪的感觉,好像刚才的笑声非常耳熟,但是这个念头一闪而过,等我走向大厅时,就忘记了。
 
我站在大厅门口,看着那两个性感、美丽的女人,她们有着标准的165公分身高,一个是长的直发,而另一个则是长的卷发,两个人都有明亮的大眼睛,还有令男人们断魂的身材--38D-24-36,而且我非常确定这个数字,因为她们就是我的太太老婆,和她的朋友小惠!
 
老婆和小惠并没有看见我在这里,她们忙着和周围的男人打招呼,我不相信老婆会做这样的打扮:一件超迷你的黑色紧身衣,她丰满的胸部几乎露了一半出来,只有两条细如发丝的细带,绕过她的脖子,挂着两个罩杯,撑着她丰满的乳房,衣服背后的布料更是少得可以,裙子的大小就正好只能盖住她的臀部,衣服的质料相当的薄,我打赌,这件衣服足以藏在她的小钱包里。小惠也穿了同样的白色衣服,一个家伙问小惠为什幺要做同样的打扮,小惠说:“其实还是不一样的,我穿白色的,而老婆穿黑色的,所以我是好女孩,而老婆是坏女孩。”
 
老婆则回报了一个微笑。阿牛说:“她是坏女孩?”
 
老婆点点头。阿牛继续说道:“让我们看看,你如何证明你是坏女孩。”
 
老婆用非常诱惑人的姿势走向阿牛,将手放在他的裤裆上,我不敢相信我眼中所看到的情景,老婆拉下了阿牛的拉链,将阿牛的肉棒掏了出来,阿牛的家伙大概有廿公分长,而且还在持续勃起中,老婆跪在阿牛面前,将眼前的那根阳具整根塞入口中。她用我从未见过的狂暴姿态吸吮着阿牛的阴茎,真令人难以相信,老婆居然能将这幺长的一根肉棒插入喉咙中,更讽刺的事,仅管我一再要求,可是老婆从未为我口交,以她这幺纯熟的技巧来看,她绝不是第一次这幺做的了。
 
我真的不敢相信在我目前所发生的一切,我原本打算出面阻止这一切,但是又被一些奇怪的想法所阻止,我发现我自己还看再看多一些,老婆看起来是如此的性感,在嫁给我之后这幺多年,她从未像此刻如此像个女人,我觉得我像是在看一个完全陌生的人,在此同时,我发现我的下体也硬了起来,我要加入他们,看我其它的男人如何对待我的妻子。[!--empirenews.page--]
 
五分钟之后,阿牛似乎到了尽头,他粗暴的抓住老婆的头,猛烈地将那粗大的阳具一再冲向老婆的咽喉,没多久,他将粘糊糊的精液尽数射尽老婆的口中,流进老婆的肚子里,老婆看起来一点也不觉得这样很恶心。阿牛最后将他的沾满老婆口水而显得发亮的阴茎,从老婆的口中拔了出来,老婆得口中没了阴茎后,才能开始微笑,她看着阿牛的眼睛,告诉他:“真好吃。”
 
接着又用手指抚弄着阿牛的阳具,阿牛的龟头又渗出了一些白色的泡沫,老婆又伸出舌头,舔着阿牛的肉棒,将那最后一滴精液吸进嘴里,然后再将阿牛的阴茎舔了个干净。老婆的表演结束,在场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,在一阵深呼吸后,老婆得到了热烈的掌声。当掌声结束后,两个巨大的外国白人朋友向老婆走去,我想他们是刚刚才到的,当他们走近时,我发现老婆的表情有点紧张,因为老婆的家教甚严,外国人是不受欢迎的,所以我打起精神,看着情势的发展。那两个老外掏出他们的大家伙,站在老婆的面前,其中一个手上握着大肉棒,说道:“来吧,小美人,让他们看你把我这个大东西放进你的小嘴里!”
 
我希望老婆拒绝这个要求,但是令人惊讶的是,老婆缓缓的走近了那个白人,将她淫乱的身体贴紧那个男人身上,一只手向下伸,握住了白人的阳具,为那个男人打手枪,同时以她浑圆的乳房,在那白人身上不停的磨擦,另一只手则圈住男人的脖子,将那白人的头往下按,靠近老婆自己的脸,老婆给了这个白人一个激烈的吻,那白人厚厚的嘴唇完全盖住了老婆的嘴,白人的另一只大手则紧紧捏住老婆的一个乳房。
 
老婆停止了吻,用舌尖轻轻的舔着那白人的嘴唇。老婆的热情诱使那个白人粗鲁的将老婆的上衣扯掉,他再用大手捏住老婆的乳房,他又拉起老婆的乳头,用力将两个乳头靠在一起,再张开大口,将两个乳房都含在嘴里,老婆的敏感的乳头受到这样的刺激,她不由自主的将整个身体向后仰。
本页网址
标签
口味推荐
看视频